你的叶子呐.

你好,我是你的叶子呐.
以后喊我叶子就好啦,很高兴认识你哦。

[瓷中心]喝药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别别别我不要你快点拿走!!”

一日,俄去找瓷的时候在守门的小兔子刚给他打开门时就听到了瓷惊恐万分的声音。

“瓷你怎么了!”

俄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冲进去,而冲出来的瓷恰恰好撞进了他的怀里。

俄低头一看,耳朵瞬间浸红,心跳骤然加速:

瓷的双眼因为疼痛而弥漫起了雾气,那双修长而白嫩的双手却是不自觉的为了保护自己而抵在了他的胸膛处,如墨水倾倒般的长发因为奔跑和躲藏而变得凌乱,呼吸也变得急促而带着喘息,脸颊也染上了绯红……

“噗通——噗通——”是谁的心跳?

俄看着瓷的脸眉头微微皱了皱:“不对,瓷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英和美来找瓷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俄将瓷拥入了怀,不知道是不是欺负过了,反正瓷的眼里含着泪水,他想反抗但是没力气,而此刻俄正打算用手去摸瓷的脸。

“f**k!俄你在干什么?!”英第一个忍不住,直接怒吼了出来,“你个混蛋!!”

而美更是话不多说,将瓷从俄的怀里强行拉出来后直接一拳揍了上去。

而瓷呢?

他正在思考如何偷偷溜走。

“当家的!”京此刻也端着药跑了出来,后面跟着沪、浙、粤、蜀、贵。

“卧槽!”看到眼前鸡飞狗跳的场面和旁边瑟瑟发抖的守门小兔子,沪和浙呆了呆,直接国粹输出。

粤和贵的表情逐渐裂开,本来追着瓷让他喝药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俄美英还要来搅和搅和。

“怎么回事儿?”此时来找瓷去赏花的法看到了瓷家门口这乱成一锅粥的样子,好奇的走过来问。

“f**k!还不是俄那个混蛋!”英快速的将一切都添油加醋的告诉了法,然后怒气冲冲的拿起了雨伞(对,就是那个下雨天也不撑开的雨伞)砸了过去。

法听后,笑眯眯的掏出了他的法棍(对,就那个死硬死硬的玩意儿),然后瞬间变脸丢了过去。

蜀更加头疼了,怎么,原本三个人打架还不够,非得来四个凑一桌麻将吗??

“爹爹你要去哪儿啊?”守门小兔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把京他们从呆愣中拉了回来。

“快去拉开他们!”京赶紧道,“再不快点当家的就要跑出大门了!”

“二哥/二弟,明白!”

泸和浙赶忙冲上前去拉住美和俄,贵和蜀死命拉着英和法,但是没办法,这几个人完全拉不住啊。

“二哥,拉不住!”浙无奈的喊道,“他们打的太凶了!”

“粤你……”京正打算把药交给粤,自己亲自动手,但是突然发现粤他不见了,“粤去哪儿了?!”

“我把豫、内蒙古和藏拉过来了。”刚才突然消失的粤此刻出现了。

有了粤、豫、内蒙古和藏的帮助,互相扭打在一起的四人总算被拉开了,可是被拉开了的四人还在不停的朝着对方骂:

“tmd美国佬英国佬法国佬你们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nmd俄国佬你特么要不要脸?!”

“f**k俄国佬你怎么敢玷污我的珍宝?!”

“wcnm俄国佬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混蛋!!”

“#@;(?):*【*¢"/"……”

“好了,都踏马给劳资闭嘴!!!”京真的怒了,哪怕是芬芳也直接咆哮出口。

场面很神奇的安静了下来。

浙笑眯眯的开口问道:“亲,不用慌,你知道当家的去哪儿了吗?”

“啊,爹爹刚刚出门往右边跑过去了。守门的小兔子回答道,“不过他好像才跑出去没多久。京哥哥浙哥哥你们找爹爹有事的话现在追出去应该还来的及。”

“很好。”京黑着脸道,“你们几个看住他们,浙藏你们俩和我一起追出去,一定要让当家的把药喝了。”

“瓷/honey生病了?!”四常的脸色瞬间变了。

“是啊。”蜀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要不是你们在我们和当家的之间互殴了起来,我们早就追上当家的了。”

“难怪他刚刚……美国佬英国佬,都是你们!”接着他对急匆匆追出去的京浙藏三人的背影大喊,“我来帮你们!”

说完他瞬间挣脱了内蒙古的控制,追了出去。

“我该说,真不愧是战斗民族吗?”内蒙古的嘴角抽了抽,随即跟着跑了出去,“喂俄!你等等!别去捣乱啊!!”

“嘶……honey不乖呢……”美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生病还不好好喝药?”

随即,他也挣扎着从蜀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向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加速追去。

蜀愣了愣,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追了出去:“仙人板板!美你个@#【*!&……”

而英和法在美挣脱的后一秒也挣扎了出来,立刻奔向几个人的背影。

粤和沪对视了一眼,苦笑着追了出去。

守门的小兔子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就空了只剩豫的院子,揉了揉眼睛,和豫大眼瞪小眼。

豫突然想起来,貌似还有一副药没有拿给当家的啊……

等等还有一副药没给!!

豫转身就往药房跑去,留下了守门的小兔子看着一地的混乱叹气。

…………

…………

之后呢,街上就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东方的美人瓷面色不是很好的如同逃命一般在急速向前跑,而瓷的弟弟们京浙藏端着药在追他,他们的身后有只横跨亚欧两洲的俊男俄在跟着,俄身后的内蒙古仿佛特别想把他揪回去;内蒙古的后面跟着满脸写着不爽的美,美的身后跟着骂骂咧咧的蜀,而蜀后面又跟着英和法,粤和沪一个离谱一个麻了的表情跟在后面。

“哟西,五常这是咋的了,疯了吗??”

“呀西吧你们跑就跑,拜托不要弄翻我的泡菜坛子思密达!”

“鬼尼玛知道啊卧槽!”

终于,瓷一不小心被一块石子绊倒了,瓷痛苦的闭上了眼。

“瓷哥你没事儿吧?”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袭,原来是小巴护住了自己。

“小巴我没事儿不过……”正当瓷打算接着跑路的时候,京浙藏已经赶了上来,浙和藏更是不由分说的直接拉住了瓷。

“当家的,快喝药!”京把药直接塞进了瓷的手里。

“瓷!”俄也赶过来了,后面跟着内蒙古,“瓷你现在生病了快点回去休息,刚刚还跑了那么久!”

“二哥对不起,我拉不住他。”内蒙古愧疚道,“没完成你的任务。”

正当京打算说话的时候,美和骂骂咧咧的蜀来了。

“honey~听说你生病了不打算喝药啊~”

随后英和法还有跟着他们的粤和沪也到了。

“瓷,快点把药喝了!”

“瓷哥你生病了?还是快点把药喝了吧!”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瓷也不好有什么小动作,况且他现在还被京浙藏拉着,也跑不了什么的。

瓷非常无奈,非常痛苦,但是他没办法,于是只能苦着脸的端起装着药的碗,痛苦的把这能苦死人的药喝下去。

算了算了,一口闷吧,喝完就没事儿了。瓷这么安慰着自己道。

看着瓷皱着脸喝完了药,几个人明显松了口气,也松开了瓷。

突然豫端着另一碗药出现了,他目前和瓷还有些距离,但是为了不让瓷跑掉,他只好大喊道:“等等!当家的!二哥!当家的还有一碗药没喝呢!”

瓷一听,毫不犹豫的把空碗塞到了京的手里,转身就跑:“放过我吧!!”



咳咳咳

U1S1,中药真的好苦呜呜呜

评论(29)

热度(633)

  1. 共4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