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叶子呐.

你好,我是你的叶子呐.
以后喊我叶子就好啦,很高兴认识你哦。

[法瓷]眼中有惊鸿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和时政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all瓷汤底,法瓷文

今天法法生日,咱就把这法瓷的坑给填了哈,别问,我就是故意这么晚发的[/手动狗头]


这周的瓷愁眉苦脸的。

因为法兰西的生日要到了,他也不知道要送啥礼物,感觉法他啥也不缺,总不可能送个蘑菇蛋过去吧!

他开始纠结。

要不,送他几份合作合同,在同意做他几次模特?这也不成个事儿啊!

哎……不想了不想了,工作吧先。

然后平淡的一天过去了,第二天他又开始纠结。

瓷很郁闷,于是打算去问问自家小兔子们的建议。

好巧不巧,他问到了几只磕法瓷的小兔子。

小兔子们立刻开始替自己的爹咪想主意,最后的讨论结果就是:让瓷穿着女装为法舞一曲,唐朝时期公孙大娘的那种剑舞。

瓷听后一脸黑线,自家小兔子这真的不是在坑自己吗?这真的能行??

瓷怀疑的看着自家的小兔子们,脑海中不禁浮现了去年法生日时的场景。

瓷确实是个工作狂,所以那天他为了工作没去法的生日会,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一直被法缠着,直到他同意做了很多次法的模特法才放过他。

做模特也就算了,他又不是不能忍着不动,但是主要是,法画的,是他的.果.体。可能是因为,外国人比较开放??

瓷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也没人想去纠正他这种想法,毕竟谁不想多吃点豆腐呢。

算了算了,他真的不想再被法摁着做模特了,果.体对他来讲过于开放,还不如听自家小兔子们的建议呢。

但是瓷也是真的害羞啊,小兔子们给他准备的这玩意儿特么是女装啊!!

算了……豁出去了……

瓷捂着脸心道,叹了口气默默的收好了衣服和道具,赶往联大里他们为法布置的生日party地点。

而那几只小兔子则捂嘴偷笑:“法啊,咱就帮你到这儿了,你要是还不行咱就翻墙去隔壁俄瓷了!”

“瓷你怎么才来?”俄好奇并且有些酸溜溜的问道,上次瓷给俄过生日的时候据联说都没有迟这么久!

“我只是为他准备了一个稍微特别点的礼物。”瓷温柔的笑道,抬手轻轻揉了揉俄的脑袋,随即轻叹一口气道,“我的小兔子和我说如果我准备这个法应该会感到很开心,我没办法也想不到别的什么,就听他们的了。”

美饶有兴趣的听着瓷向俄抱怨,开始好奇瓷家的孩子到底让瓷准备了什么才会令他如此不愿意。

此时一旁的英道:“行了别想了,法兰西那家伙估计快到了,赶紧布置。”

“知道了知道了!”美听后翻了个白眼,却还是将那一串的气球缠了上去,嘴里依旧在抱怨,“这什么玩意儿啊麻烦死了。”

突然联跑了进来:“他进联大了!快快快!关灯了啊!”

而法到了会议室门口看着紧闭的门直接懵了一下,不敢相信的说道:“我来晚了??”

他打开门看到里头一片漆黑,无语道:“嗐, 是我来早了啊。”

接着,他朝着灯开关的地方摸去,然而当他开灯的那一瞬间,一声巨大的“Surprise!”把他吓得够呛。

他定睛一看,发现这个日常吵闹却有种诡异的和谐感的五常会议厅,这个他经常看戏或者和那个盛产“美食”的国家吵架的会议厅里,今日却没有丝毫不和谐的声音。

“法兰西,生日快乐!”英笑嘻嘻道,不管这声祝福是否是真诚的,但至少表面上真情实意。

“哟,老法,生日快乐啊!”美吹了个口哨道。

“法,生日快乐!”俄也微笑着道,拿出了自己的礼物。

“生日快乐!法!”瓷也笑着道。

“啧啧啧,那我可不客气了啊!”法也笑的欢快,或许今天过后他们便成了敌人,但至少今天,摒弃前嫌的过了今天吧,“来啊,生日怎么能少了礼物呢!”

英美俄联都快速的把自己的礼物递了出去,送给了法,他们就想看看瓷打算送什么。

没想到瓷笑了笑起身道:“我的礼物要等会儿,等我换身衣服。”

就在众人等的开始发呆时,瓷换了身衣服回来了。

只见他一袭红纱,手持长剑,舞起一曲惊鸿。

几人看的眼睛都要直了,这样的瓷可不多见啊!

法更是直接拿出了画板快速的画了起来。

似乎是美人的回眸一笑动了心,凝眸便是惊鸿。

眼波流转,勾魂摄魄。

待到舞尽,众人回神,瓷笑了笑道:“这一舞便做礼物,你可喜欢?”

“自然。”法笑的更深了,“瓷,今夜陪我赏月可好?”

“当然。”

…………

…………

两人沿着江河走着走着,坐了下来。

月色朦胧,水雾氤氲,瓷转头望向法,而法那温柔的眼眸中,此刻只有他一人。




相信我,

我真的昨天发的文!

但是老福特的审核不给我过我也没办法……

妈的(哔——)审核你(哔——)(哔——)(哔——)[/脏话输出]

[瓷中心]英吉利,你怎么敢的!


老福特这次你要是不给我过,

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大逼兜!

你什么**,我这文有啥问题你不给我通过?!

咋啊我那么多字你给我一个个揪过去?!

你(哔——)你一定是傻(哔——)吧!!

什么玩意儿诶哟我这小暴脾气

[英瓷]你的茶,我喜欢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英瓷,微all瓷,轻松沙雕向。


一日在联大。

英熟悉的给自己泡了杯红茶,却一个不小心被美撞掉了。

“F**k you!傻逼美丽卡!劳资没你这个不孝子!!”

“滚蛋!我还没有你这个混蛋老爹呢!”

眼看双方又要吵起来,瓷兴致勃勃的拿着瓜子儿开始看戏。

阿联非常痛苦的看着这一切,不过他十分庆幸不是俄和美打起来。

直到,他们看到英拿出了著名的仰望天空派(即鱼头朝天派[/doge])

“诶诶诶这可不兴吃啊!”瓷笑倒在俄的怀里,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吃瓜吃的很开心。

俄也宠溺的看着瓷倒在他怀里哈哈大笑。

此时飘在上空的苏和南:……

苏:啊啊啊啊老子要弄死那个不孝子!!瓷不在你的遗产里啊啊啊啊啊!!!

南:哈哈哈哈哈老列巴你也有这么一天哈哈哈哈哈哈!

苏:你他妈的给劳资站住!看劳资能不能让你再死一遍!!

南:哈哈哈哈一动不动是王八!

咱且不说这俩沙雕最后啥样了,咱先说美丽卡一个手打,将那仰望星空派打向了瓷和俄的位置,并且十分成功的打掉了瓷还没磕完的瓜子儿。

瓷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随即他又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

法、俄和联震惊的看着缓缓起身的瓷,他的身上好像冒出了黑气(?)。

三人对视一眼,大家好像都理解的一样。

能不能给美丽卡收尸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丽卡今天没办法竖着走出联大了。

几人感到好笑的同时也在心里为美丽卡点了根蜡:走好。

之间瓷慢慢的走向美和英,轻松的拽开了打架的两人,他往英的手里塞了包茶,然后顺势推开了他,朝阿联甩了个眼神。

阿联立刻心领神会,拽开了英道:“如果你等会儿不想一起挨揍,那就快走开点。”

英诧异的看了看瓷,然后突然想起刚刚美把他的仰望星空派打向了别处,这该不会是不小心误伤到瓷了吧?

英看着即将遭殃却不自知的美,心里感到窃喜的同时也为他点了根蜡。

“啊,honey,果然,还是只有你……”美丽卡的话还没说完,瓷一个月饼已经砸到了他脸上,“嗷!!!”

“honey,你打我干嘛ho……”只见美丽卡话还没说完,瓷笑嘻嘻的直接一套功夫下去,直打的美丽卡怀疑人生。

旁观的四人(俄、英、法、联)突然开始庆幸,幸亏瓷平常不动手,只动口,要不然……

他们突然齐齐打了个冷颤。

也不知道美丽卡被打了多久,反正当瓷起身说让他们给美丽卡打救护车电话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美貌似已经半死不活了。

瓷脸上的笑意如同平常般如沐春风,如此治愈人心的笑容让人一下子就让人瞬间感觉:啊没关系,美丽卡什么样和我们瓷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只是感觉而已,但是现实非常残酷。

“阿联,今天的会议要不就先不开了吧,毕竟你看美丽卡这……”瓷笑着道。

“啊好的好的。”该死!他刚刚怎么会差点忘了这个人恐怖的武力值!这可是能把美丽卡按在地板上摩擦的男人!

“瓷,明天下午来我家吧,我们讨论讨论我们合作的合同,顺带吃个下午茶。”英邀请道。

这人……真是的,无论怎样都是如此的吸引他,哪怕揍美丽卡的时候。

“好啊。”瓷想了想,答应了。

…………

…………

直到下午,瓷应邀来到英家时,英早已站在家门口等待他的到来。

“如此隆重是不是不太好?”瓷笑着道。

“我觉得这样没问题啊。”英耸耸肩,随即做了个骑士礼,然后顺势将手递到瓷的跟前。

瓷也没有下了他的面子,将手放在了英递来的手上。

之后瓷就感到了,这一路上,英都是如此的开心。

而这次合作也谈的异常顺利,因为两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共赢的。

“瓷,果然还是你们家的茶叶正宗。”英抿了一口瓷送来的茶,感慨道。

“毕竟我可五千多岁了,算是当前最老的国家了。”瓷笑了笑道,“幸亏我们国家意识体不会老死,不然我可能还活不到这个岁数呢。”

但是瓷的身上确实没有那么一丝衰老的气息,甚至……甚至是还有一股淡淡的茶香清纯与酒香醇厚的结合的气味,独一份,且勾人心魄。

然而这点估计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了。

“瓷,今晚在我家住吧。”英的眼底闪过一丝光芒,道。

而瓷,也并没有拒绝,只道:“你这儿有我住的地儿吗?”

“当然有,我带你去。”英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些,“走,我带你去看。”

英喜欢瓷,喜欢到了骨子里。他甚至日思夜想着如何才能将瓷骗过来,吃干抹净。

而瓷呢?他心思细腻,却独独弄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却不知,他早就对这位绅士有了那么点小心动。

而当他们一进入英的房间,英就笑嘻嘻的锁了门,拉上了窗帘。

真抱歉啊,他是我的了呢。

绅士的皮终究还是在迷人的香气中褪去,海盗的心意最终还是被东方美人所知晓。

想着,英在一旁睡着的瓷的耳边轻轻落下一吻:“瓷啊,果然还是你的茶,才会让我如此心动不已。”

[瓷中心]粽子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京,去把大家都叫来吧。”瓷笑着说道。

“啊?当家的,是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了吗?要把大家都叫来?”京很疑惑。

“是啊,这可是重大事件哦,所以大家要快点来。”瓷笑的温和道。

“啊,没问题当家的。”随即京便如同一阵风一般飞了出去,你问怎么做到的?当初追瓷喝中药的时候练出来的🌚

“当家的!”没过五秒钟(好吧我夸张了),瓷突然听到整整齐齐的大喊,他愣了愣,抬头一看,妈呀,那一堆人喘着粗气正直直的盯着他看,“当家的发生什么了?有战争还是……?”

“哈哈哈哈哈啊不是关于这个的,你们误解了。”瓷听后,直接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我喊你们来是因为端午节到了,该包粽子了,京和你们说的什么啊?”

这下,剩余的33个省(或者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等等为什么变成了政治,不对地理课??)全都盯住了京,京则顶着一众弟弟们的目光,冒着冷汗道:“我说的是,当家的要出事儿了……”

瓷非常的无奈,可是谁让这是他弟啊,他也只能无奈的笑笑道:“行了,快去找食材,我在厨房等着你们,让守门小兔子守好大门,今天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共同庆祝端午!”

“好!”

…………

…………

厨房。

“等一下谁买的蜜枣和豆沙啊?粽子不应该吃肉的吗?不是肉,咸蛋黄也能接受,但是为什么有甜的啊??”浙很不理解,他这么爱吃糖的一个人都选择了咸粽子,为什么会出现甜粽子?!

“对啊,还有这个蜂蜜是什么鬼啊!”苏也表示他十分不理解。

“蜜枣和豆沙是我买的,粽子不就是这个馅儿的么?”京一脸不解,本来就应该是甜粽子啊?

“蜂蜜是我买的,”陕也很懵逼,“粽子都是甜的好吃啊!”

“呸!粽子得是辣的才够带劲!咸咸辣辣的,粽子本身就该是咸的!”蜀不同意了。

“否!粽子就该是甜的!”鲁不服了。

“漏漏漏!大漏特漏!粽子咸的才好吃!”粤满脸写着认真。

“不对!里面最好还要加果脯和红豆!”

“才不是!要加五花肉和虾米!”

“甜的!”

“咸的!”

“甜的!这东西绝对是甜的!”

“呸!咸的!就是要咸的才好吃!你们北方不都一般喜欢吃咸的吗?这玩意儿怎么就不能是咸的啦??”

“不对不对!就是甜的!你们南方银喜欢吃甜的啊,那粽子也应该是甜的才对,咋会有咸粽子啊!”

“咸的!就是咸的!”

“甜的!甜的才是王道!!”

…………

…………

瓷看着快要打起来的弟弟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了,无论是咸还是甜,总得先包起来才能再说哪个更好吃吧?”

“当家的!”泸还想反驳,但是被瓷瞪了一眼就服软了,“好吧……我一定会证明咸粽更好吃的!”

“呸!甜粽子才是王道,我会证明给你看!”津非常不服。

“乖啦,先包粽子。”瓷温柔的话语中带着不可抗拒的意思,让众人都乖乖的包起了粽子,不过他们却都好奇了起来,当家的喜欢什么口味的啊?

正当他们全都包好打算拿去蒸的时候,守门小兔子进来报告了:“爹咪!其他四常又来了!”

“算了,我就知道会有他们。”瓷眼角抽了一下,无奈道,“让他们进来吧。记得,准备好扫帚、抹布这些打扫工具。”

“好的爹咪!”

“oh,我的honey,你怎会如此贤惠!”美一进来就感慨道,而三十四个省(包括……算了不打了,累了,你们知道就好)同时对视了一眼,他们并没有接着吵下去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瓷……”俄欲言又止,脸色十分古怪。

“怎么啦俄?”瓷有些好奇。

英却如同忍不住一般笑了出来:“美他刚刚去了霓虹那里一趟,也拿到了霓虹那边包的几个粽子,你们这边能不能帮忙蒸一下?”说完,他揶揄的看了眼美。

英当然知道粽子可是瓷这边的传统,而且他们很是重视,但是他就是故意的。

“嗯对,还去了趟韩那边。”法接话道,“也拿了几个粽子。”

看着英法俄仨人的演戏,瓷好笑的问道:“哦?粽子?什么馅儿的?”

“啊,美从霓虹那边拿的火龙果和菠萝馅儿的,从韩那边拿的……”俄说着,脸色更加古怪了,“是……”

“是辣条馅儿的。”法主动帮俄接完了后面那句话。

美前面还没意识到什么,后面看着瓷愤怒却幸灾乐祸带着点“爱莫能助”的眼神和英法俄三人的憋笑,再看着瓷后面脸色越来越黑的众人,他突然觉得,自己貌似会活不过今天。

“这……这是霓虹和韩拿给我的,这这这这锅不能甩我身上啊。”美求生欲极强道,“而且你看你们中国有句话叫什么……呃……端午节快乐?”

“错,是端午安康!”京脸色极差的一脚朝着美踹去。

“你当家的都还没说什么呢。”美躲过了京的脚,嘴欠道,“难道你想背叛honey,投奔我?好像也不是不行……”

这下,瓷的脸色也黑了。

英法俄看着美被瓷揍的鼻青脸肿后被几只小兔子拖了出去,不禁打了个寒颤,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霓虹和韩那样的猪队友。

当然,美还是死皮赖脸的回来了。

“行了行了,该吃粽子了。”瓷温柔的笑道,“端午安康。”

他抬眼向窗外看去,屋内热闹非凡,而那里烟花绽放,他也仿佛看到了两个人的身影。

“达瓦里氏?”

“小同志!”

“老师,南哥,端午安康啊。”




咳咳,我并不知道具体各个地方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只是参考了我身边的几个来自那几个地方的朋友的例子而已。

如有不对,请立刻告诉我,我看到了之后马上改!

[瓷中心]京:我很头秃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短片速打


京最近很头秃。

且不说自家几个兄弟最近因为疫情在疯狂的口吐芬芳,举几个例子:

当京想找蜀要点辣椒调味时,才刚走近还没和蜀说话呢,他就听到了气急败坏的骂骂咧咧声:“仙人板板!你八十岁老娘们儿倒了棉裤噻?@*;!…#》「*……”

京:……

当京为了冬奥会打算去找黑要点冰雕时,还没来得及和黑说上一句话,就看见黑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嘴里破口大骂:“踏马的你给老子死出来!看老子neng不neng死你!”

京:……

京默默的看了看那张出了个大洞仿佛已经报废的桌子,叹了口气离开了。

当京想问鲁要点资料的时间,他震惊的发现这位平时最为温和沉稳而知书达理的读书人居然也开始了骂人模式:“你是成熟的海鞘还是深海的章鱼?!一只不成熟的蟑螂还敢跑来闹……你的脑子瓦特了吗??……”

京:……

麻了。

这帮兄弟已经开启狂躁骂人模式了,除了瓷没人治得了了。

等等……瓷呢?!

“当家的!”京匆忙的跑向了瓷的房间,打开门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位东方的美人此刻正面色惨白的倒在地上,而他的周围是散落一地的文件。发丝凌乱,嘴唇发白而显得毫无生机,再一看那日历表……

我去你大爷的。

特么今天联大还踏马要开会,开你妈妈的会啊?!

咳咳……爆粗口了,刚刚的那个不是我,对,是我双胞胎弟弟。——京之谎言。

京立刻喊来了豫鲁浙苏泸蜀黑。

“照顾好当家的,我去趟联大立刻回来。”京见他们来了,直接将瓷交到他们手上转身向车库跑去。

…………

…………

另一边——

联合国内。

“卧槽honey今天什么情况怎么来的比我还迟?”美一脸懵逼的看着瓷缺席的座位。

“原来你知道你来的很迟啊。”英白了他一眼,“这好像是瓷第一次迟到吧。”

“阿瓷肯定遇到了点什么事!”法立刻判断道。

“喂,再怎么样瓷肯定都会来的,再不济也肯定会派个人过来的……”俄的话还没说完,联大会议室的大门便被打开了。

“预言的倒是挺准的。”来人也是一副东方人的长相,但他却不是瓷。

“京?!”俄看着京一阵发慌,不会真的是瓷出事了吧……

“不好意思各位,我们当家的生病了,今天会议无法到达,请各位谅解。”京面无表情道,“不知今日会议可否延迟?我们当家的此刻无法到达,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也不会代替当家的作出任何决策。”

“行了,会议延迟。”美倒是第一个积极配合的,只见他急忙的冲到京的面前,“能带我去看一下honey吗?”

“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去看一下啊瓷。”法应声道。

“这是当然。”英难得没有和法吵起来。

你问俄?他已经开车走了,打算去瓷家。

…………

…………

所以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当家的醒来后不愿意喝药,那边四个没脑子的还拦在路中间不让他们过去追当家的。

服了。

“都踏马的给老子闭嘴!”京怒吼道,“想让当家的早点好就给我爬,不要拦在前面挡着我们去给当家的喂药!!”

非得让我咆哮一顿。

场面难得的安静下来。

该说什么?幸亏我学了狮吼功吗??

无语就。

当家的……平时也太累了。

“内蒙古!藏!黑!”唤来了仨强壮而最近事情比较少的几个人,京道,“他们谁敢打起来或者吵起来,就直接拖出去,丢走!”

…………

…………

所以为什么会又这样。

酒瓶和大列巴满天飞,其中还夹杂着几块砖头。

京:……

京默默的看了看一地狼籍的院子、还打得挺欢的俄美和一旁束手无策的弟弟们,叹了口气,然后非常果断的过去两个人一个一拳,然后硬生生的把两人拖了出去。

结果这边刚处理完,那边英法又吵起来了。

京:……

哎。

生活不易,老京叹气。

[瓷中心]鲜衣怒马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当家的,我和浙要一起联合办了场衣着文化秀,差不多要开始了,你参加吗?”苏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衣着文化秀?”瓷好奇但又有点不放心的问道,这几天他一直忙于疫情,也没怎么关心自家的小兔子们,“有做好防疫措施吗?”

“当家的,放心,防疫工作我们这块儿啥时候出过岔子,除了上次五哥那儿有几个不听话的跑来捣乱。”浙道,顺便朝着自家三哥瞪了一眼,要不是他没看好,杭州的小兔子们就不会哭唧唧的被迫待在家里,不过看着泸内疚的表情,浙还是叹了口气道,“算了五哥,没关系的,早原谅你了。”

“对啊对啊,咱兄弟几个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啊。”黑看气氛不对,立刻跳出来缓和气氛。

“好了沪,咱们从来没有怪过你。”京此刻也站出来说话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有点小纠纷正常的很,浙这不也只是口头上说说嘛。”

“五哥,别放在心上,我就吐槽吐槽两句。”浙笑着转移话题道,“你上次还说要带着你们那块儿的小兔子一起来参加呢。”

“对啊,不知道旗袍行不行……”沪被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当然可以,都是咱自己的文化,怎么不能了?”苏笑嘻嘻道。

“当家的,咱们兄弟几个都打算带着自己那块儿区域的小兔子去,你要不也来吧,这群毛孩子也好久没见到你了。”豫作为大哥也劝道。

“我那边穿着我们的民族文化来。”辽开心的回答道,“那群毛孩子讨论了好久要穿什么呢。”

看着这群已经展开激烈讨论的少年们,瓷叹了口气,笑道:“好吧好吧,答应你们就是了。”

“好耶!!!”浙快乐的蹦了起来,“那当家的你穿什么啊?”

“明天你们就知道了。”看着这群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少年们,瓷失笑着摇了摇头道。

…………

…………

第二日——衣着文化秀的场地。

“浙哥哥,爹咪什么时候来啊,我都等不及了!”一只杭州的小兔子期待的拉了拉浙的衣袖,激动的问道(没错这只小兔子就是我)。

“马上了,别着急。”浙笑眯眯的摸了摸这只小兔子的脑袋。

“蜀哥哥,爹爹咋还不来啊??”四川的几只小兔子急不可待。

“应该快到了。”蜀笑着回答道。

“豫哥哥……”

“鄂哥哥……”

“台哥哥……”

“……”

“吁——”一道嘹亮的声音响起,“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那是极美的一个人儿。

但是不同于他寻常温文尔雅的美,今日他的美有着极强的攻击性。

这是……盛唐之时的华服。

一袭红衣随着风儿轻轻飘荡,长鞭别在腰间;三千青丝高高束起,眼中的温和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锐利而冷峻的双眸,但是无论怎样变化,那抹坚毅却是无论如何都从未改变过的。平常从未碰过的烟熏妆容,今日他却画了上来;本应该妖气十足的丹凤眼和邪魅的嘴角上扬,却硬生生的被他的气质所带动,带成了魅而不妖、恣肆潇洒的感觉,那特意点上去的泪痣,更加令人无端……沦陷其中。

“当……当家的?”苏迟疑道。

“怎么,重新打扮一下就不认识我了?”瓷听到这话,立刻破功,立刻切换回原来的温和模式,笑嘻嘻的调侃道。

“哇哇哇!爹咪好帅好美!我好爱!!”

“爹爹我爱你!你是我的神!!”

“爹地爹地!爹地看看我!!”

兔子们瞬间炸开了锅。

“好了好了乖。”瓷无奈的笑道,自家的小兔子怎么看怎么可爱啊。

“当家的,你这也太惊艳了吧!”鲁赞叹道。

“就是啊,当家的你这样出去我都怕你被人拐。”吉同意道。

“瓷!听守门的小兔子说你在这……里……”此时匆匆忙忙跑进来的俄看到美人转身的那一刹那,呆住了。

那,不似寻常的他,却仿佛更加摄人心魄,勾的人神魂俱散。

“俄?怎么了?”瓷疑惑道,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工作才对啊。

“啊,美国佬说有个很重要的紧急会议要开,喊我们到联大那里。”俄回过神来,红着耳朵道。

“好,那我们走吧。”之间那美人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顺便示意旁边的保卫兔子将俄也带出去,“我的小兔子们乖,我很快就回来,你们自己先玩会儿。驾!!”

一路的快马加鞭。

“砰——”瓷不同往常,今日格外的暴躁,“美丽卡你特么给劳资滚出来!到底什么狗屁紧急会议能打扰我和我的小兔子们相处啊?!”

“我……”美丽卡看着眼前肆意的东方美人眼睛都要看直了,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

“瓷你今天……”英红着脸问道,“是有什么活动吗?”

“对啊,本来今天要和我的小兔子们一起参加衣着文化秀的,只可惜,被某美打断了啊。”瓷皮笑肉不笑道,“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啊,是关于新冠疫情的。”美下意识的直接回答道。

你问法?他此刻已经展开了他的画本,开始对着瓷画了起来。

“来杯红茶?”英举起了杯子。

“好啊。”瓷轻轻一笑道,却是让四常和联又都呆了呆:

美人儿眼中的锐利如同潮水般褪去,那种他们熟悉的温婉端庄之感再度浮现上来;弯弯的眼眸如同峨眉月般耀眼而不失灵动,那颗泪痣随之改变了位置,却是让人忍不住为他俯首称臣。薄唇轻扬,如同烈火般的花儿绽放;美人儿还不自知,向着他们(其实是英)伸出了手……

英手忙脚乱的为瓷倒上了红茶,递过去的同时行了一个骑士礼:“我的荣幸。”

法此刻也跑了过来道:“瓷,你们那边的活动我能不能参加?我希望对艺术有着更深层次的了解!”

瓷明白法对于艺术的狂热程度不亚于美和俄打起来的狂热程度,他点点头笑道:“当然可以。”

“瓷,我也要去!”

“带我一个!”

“honey你不能把我落下啊!”

“好吧好吧,”瓷无奈道,“先解决疫情的问题再说。”

…………

…………

今日的瓷办事效率特别高,思路也异常的清晰,你问为啥?那是因为咱爹咪急着要赶回去陪他的小兔子们!

“好了,结束!”瓷将文件轻放在桌上道,“那么,散会吧。”

美一脸懵逼,这平常是他的词啊,瓷有那么急吗?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句话:

“你们愿意跟我去的就赶紧跟上,我的血汗宝马跑的可是很快的。”

四常互相看了看,都立即选择了跟上。

“驾!”长鞭一挥,骄傲肆意。那般模样,联大的多少人看到这一幕不禁脸红心动?(因为他们在加班,没办法。可是他们却因祸得福看到了如此张扬艳丽的爹咪!)

等他快马加鞭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吁——”

“对不起各位,我来迟了。”



呜呜呜这章写的好垃圾啊

我今天如果可以我再补一章上来

我昨天睡着了然后意念发文[/捂脸]

我突然发现我对英瓷有了兴趣诶嘿嘿

说不定补写的就是英瓷哦

[瓷中心]喝药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别别别我不要你快点拿走!!”

一日,俄去找瓷的时候在守门的小兔子刚给他打开门时就听到了瓷惊恐万分的声音。

“瓷你怎么了!”

俄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冲进去,而冲出来的瓷恰恰好撞进了他的怀里。

俄低头一看,耳朵瞬间浸红,心跳骤然加速:

瓷的双眼因为疼痛而弥漫起了雾气,那双修长而白嫩的双手却是不自觉的为了保护自己而抵在了他的胸膛处,如墨水倾倒般的长发因为奔跑和躲藏而变得凌乱,呼吸也变得急促而带着喘息,脸颊也染上了绯红……

“噗通——噗通——”是谁的心跳?

俄看着瓷的脸眉头微微皱了皱:“不对,瓷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英和美来找瓷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俄将瓷拥入了怀,不知道是不是欺负过了,反正瓷的眼里含着泪水,他想反抗但是没力气,而此刻俄正打算用手去摸瓷的脸。

“f**k!俄你在干什么?!”英第一个忍不住,直接怒吼了出来,“你个混蛋!!”

而美更是话不多说,将瓷从俄的怀里强行拉出来后直接一拳揍了上去。

而瓷呢?

他正在思考如何偷偷溜走。

“当家的!”京此刻也端着药跑了出来,后面跟着沪、浙、粤、蜀、贵。

“卧槽!”看到眼前鸡飞狗跳的场面和旁边瑟瑟发抖的守门小兔子,沪和浙呆了呆,直接国粹输出。

粤和贵的表情逐渐裂开,本来追着瓷让他喝药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俄美英还要来搅和搅和。

“怎么回事儿?”此时来找瓷去赏花的法看到了瓷家门口这乱成一锅粥的样子,好奇的走过来问。

“f**k!还不是俄那个混蛋!”英快速的将一切都添油加醋的告诉了法,然后怒气冲冲的拿起了雨伞(对,就是那个下雨天也不撑开的雨伞)砸了过去。

法听后,笑眯眯的掏出了他的法棍(对,就那个死硬死硬的玩意儿),然后瞬间变脸丢了过去。

蜀更加头疼了,怎么,原本三个人打架还不够,非得来四个凑一桌麻将吗??

“爹爹你要去哪儿啊?”守门小兔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把京他们从呆愣中拉了回来。

“快去拉开他们!”京赶紧道,“再不快点当家的就要跑出大门了!”

“二哥/二弟,明白!”

泸和浙赶忙冲上前去拉住美和俄,贵和蜀死命拉着英和法,但是没办法,这几个人完全拉不住啊。

“二哥,拉不住!”浙无奈的喊道,“他们打的太凶了!”

“粤你……”京正打算把药交给粤,自己亲自动手,但是突然发现粤他不见了,“粤去哪儿了?!”

“我把豫、内蒙古和藏拉过来了。”刚才突然消失的粤此刻出现了。

有了粤、豫、内蒙古和藏的帮助,互相扭打在一起的四人总算被拉开了,可是被拉开了的四人还在不停的朝着对方骂:

“tmd美国佬英国佬法国佬你们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nmd俄国佬你特么要不要脸?!”

“f**k俄国佬你怎么敢玷污我的珍宝?!”

“wcnm俄国佬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混蛋!!”

“#@;(?):*【*¢"/"……”

“好了,都踏马给劳资闭嘴!!!”京真的怒了,哪怕是芬芳也直接咆哮出口。

场面很神奇的安静了下来。

浙笑眯眯的开口问道:“亲,不用慌,你知道当家的去哪儿了吗?”

“啊,爹爹刚刚出门往右边跑过去了。守门的小兔子回答道,“不过他好像才跑出去没多久。京哥哥浙哥哥你们找爹爹有事的话现在追出去应该还来的及。”

“很好。”京黑着脸道,“你们几个看住他们,浙藏你们俩和我一起追出去,一定要让当家的把药喝了。”

“瓷/honey生病了?!”四常的脸色瞬间变了。

“是啊。”蜀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要不是你们在我们和当家的之间互殴了起来,我们早就追上当家的了。”

“难怪他刚刚……美国佬英国佬,都是你们!”接着他对急匆匆追出去的京浙藏三人的背影大喊,“我来帮你们!”

说完他瞬间挣脱了内蒙古的控制,追了出去。

“我该说,真不愧是战斗民族吗?”内蒙古的嘴角抽了抽,随即跟着跑了出去,“喂俄!你等等!别去捣乱啊!!”

“嘶……honey不乖呢……”美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生病还不好好喝药?”

随即,他也挣扎着从蜀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向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加速追去。

蜀愣了愣,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追了出去:“仙人板板!美你个@#【*!&……”

而英和法在美挣脱的后一秒也挣扎了出来,立刻奔向几个人的背影。

粤和沪对视了一眼,苦笑着追了出去。

守门的小兔子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就空了只剩豫的院子,揉了揉眼睛,和豫大眼瞪小眼。

豫突然想起来,貌似还有一副药没有拿给当家的啊……

等等还有一副药没给!!

豫转身就往药房跑去,留下了守门的小兔子看着一地的混乱叹气。

…………

…………

之后呢,街上就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东方的美人瓷面色不是很好的如同逃命一般在急速向前跑,而瓷的弟弟们京浙藏端着药在追他,他们的身后有只横跨亚欧两洲的俊男俄在跟着,俄身后的内蒙古仿佛特别想把他揪回去;内蒙古的后面跟着满脸写着不爽的美,美的身后跟着骂骂咧咧的蜀,而蜀后面又跟着英和法,粤和沪一个离谱一个麻了的表情跟在后面。

“哟西,五常这是咋的了,疯了吗??”

“呀西吧你们跑就跑,拜托不要弄翻我的泡菜坛子思密达!”

“鬼尼玛知道啊卧槽!”

终于,瓷一不小心被一块石子绊倒了,瓷痛苦的闭上了眼。

“瓷哥你没事儿吧?”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袭,原来是小巴护住了自己。

“小巴我没事儿不过……”正当瓷打算接着跑路的时候,京浙藏已经赶了上来,浙和藏更是不由分说的直接拉住了瓷。

“当家的,快喝药!”京把药直接塞进了瓷的手里。

“瓷!”俄也赶过来了,后面跟着内蒙古,“瓷你现在生病了快点回去休息,刚刚还跑了那么久!”

“二哥对不起,我拉不住他。”内蒙古愧疚道,“没完成你的任务。”

正当京打算说话的时候,美和骂骂咧咧的蜀来了。

“honey~听说你生病了不打算喝药啊~”

随后英和法还有跟着他们的粤和沪也到了。

“瓷,快点把药喝了!”

“瓷哥你生病了?还是快点把药喝了吧!”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瓷也不好有什么小动作,况且他现在还被京浙藏拉着,也跑不了什么的。

瓷非常无奈,非常痛苦,但是他没办法,于是只能苦着脸的端起装着药的碗,痛苦的把这能苦死人的药喝下去。

算了算了,一口闷吧,喝完就没事儿了。瓷这么安慰着自己道。

看着瓷皱着脸喝完了药,几个人明显松了口气,也松开了瓷。

突然豫端着另一碗药出现了,他目前和瓷还有些距离,但是为了不让瓷跑掉,他只好大喊道:“等等!当家的!二哥!当家的还有一碗药没喝呢!”

瓷一听,毫不犹豫的把空碗塞到了京的手里,转身就跑:“放过我吧!!”



咳咳咳

U1S1,中药真的好苦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