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叶子呐.

嘘~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世上,我希望你能够如同玫瑰般骄傲而热烈的活着,能够如同栀子般问心知无愧的活着,好好的活下去呀

[瓷中心]粽子

注:本人政治历史都不咋地,如果有啥不对头的地方,请立即告诉我,我马上改。

还有还有,对于历史我保持承认且尊重的态度,但是人物OOC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雷到你了就快退出,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

本文瓷中心向,无CP搞笑文


“京,去把大家都叫来吧。”瓷笑着说道。

“啊?当家的,是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了吗?要把大家都叫来?”京很疑惑。

“是啊,这可是重大事件哦,所以大家要快点来。”瓷笑的温和道。

“啊,没问题当家的。”随即京便如同一阵风一般飞了出去,你问怎么做到的?当初追瓷喝中药的时候练出来的🌚

“当家的!”没过五秒钟(好吧我夸张了),瓷突然听到整整齐齐的大喊,他愣了愣,抬头一看,妈呀,那一堆人喘着粗气正直直的盯着他看,“当家的发生什么了?有战争还是……?”

“哈哈哈哈哈啊不是关于这个的,你们误解了。”瓷听后,直接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我喊你们来是因为端午节到了,该包粽子了,京和你们说的什么啊?”

这下,剩余的33个省(或者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等等为什么变成了政治,不对地理课??)全都盯住了京,京则顶着一众弟弟们的目光,冒着冷汗道:“我说的是,当家的要出事儿了……”

瓷非常的无奈,可是谁让这是他弟啊,他也只能无奈的笑笑道:“行了,快去找食材,我在厨房等着你们,让守门小兔子守好大门,今天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共同庆祝端午!”

“好!”

…………

…………

厨房。

“等一下谁买的蜜枣和豆沙啊?粽子不应该吃肉的吗?不是肉,咸蛋黄也能接受,但是为什么有甜的啊??”浙很不理解,他这么爱吃糖的一个人都选择了咸粽子,为什么会出现甜粽子?!

“对啊,还有这个蜂蜜是什么鬼啊!”苏也表示他十分不理解。

“蜜枣和豆沙是我买的,粽子不就是这个馅儿的么?”京一脸不解,本来就应该是甜粽子啊?

“蜂蜜是我买的,”陕也很懵逼,“粽子都是甜的好吃啊!”

“呸!粽子得是辣的才够带劲!咸咸辣辣的,粽子本身就该是咸的!”蜀不同意了。

“否!粽子就该是甜的!”鲁不服了。

“漏漏漏!大漏特漏!粽子咸的才好吃!”粤满脸写着认真。

“不对!里面最好还要加果脯和红豆!”

“才不是!要加五花肉和虾米!”

“甜的!”

“咸的!”

“甜的!这东西绝对是甜的!”

“呸!咸的!就是要咸的才好吃!你们北方不都一般喜欢吃咸的吗?这玩意儿怎么就不能是咸的啦??”

“不对不对!就是甜的!你们南方银喜欢吃甜的啊,那粽子也应该是甜的才对,咋会有咸粽子啊!”

“咸的!就是咸的!”

“甜的!甜的才是王道!!”

…………

…………

瓷看着快要打起来的弟弟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了,无论是咸还是甜,总得先包起来才能再说哪个更好吃吧?”

“当家的!”泸还想反驳,但是被瓷瞪了一眼就服软了,“好吧……我一定会证明咸粽更好吃的!”

“呸!甜粽子才是王道,我会证明给你看!”津非常不服。

“乖啦,先包粽子。”瓷温柔的话语中带着不可抗拒的意思,让众人都乖乖的包起了粽子,不过他们却都好奇了起来,当家的喜欢什么口味的啊?

正当他们全都包好打算拿去蒸的时候,守门小兔子进来报告了:“爹咪!其他四常又来了!”

“算了,我就知道会有他们。”瓷眼角抽了一下,无奈道,“让他们进来吧。记得,准备好扫帚、抹布这些打扫工具。”

“好的爹咪!”

“oh,我的honey,你怎会如此贤惠!”美一进来就感慨道,而三十四个省(包括……算了不打了,累了,你们知道就好)同时对视了一眼,他们并没有接着吵下去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瓷……”俄欲言又止,脸色十分古怪。

“怎么啦俄?”瓷有些好奇。

英却如同忍不住一般笑了出来:“美他刚刚去了霓虹那里一趟,也拿到了霓虹那边包的几个粽子,你们这边能不能帮忙蒸一下?”说完,他揶揄的看了眼美。

英当然知道粽子可是瓷这边的传统,而且他们很是重视,但是他就是故意的。

“嗯对,还去了趟韩那边。”法接话道,“也拿了几个粽子。”

看着英法俄仨人的演戏,瓷好笑的问道:“哦?粽子?什么馅儿的?”

“啊,美从霓虹那边拿的火龙果和菠萝馅儿的,从韩那边拿的……”俄说着,脸色更加古怪了,“是……”

“是辣条馅儿的。”法主动帮俄接完了后面那句话。

美前面还没意识到什么,后面看着瓷愤怒却幸灾乐祸带着点“爱莫能助”的眼神和英法俄三人的憋笑,再看着瓷后面脸色越来越黑的众人,他突然觉得,自己貌似会活不过今天。

“这……这是霓虹和韩拿给我的,这这这这锅不能甩我身上啊。”美求生欲极强道,“而且你看你们中国有句话叫什么……呃……端午节快乐?”

“错,是端午安康!”京脸色极差的一脚朝着美踹去。

“你当家的都还没说什么呢。”美躲过了京的脚,嘴欠道,“难道你想背叛honey,投奔我?好像也不是不行……”

这下,瓷的脸色也黑了。

英法俄看着美被瓷揍的鼻青脸肿后被几只小兔子拖了出去,不禁打了个寒颤,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霓虹和韩那样的猪队友。

当然,美还是死皮赖脸的回来了。

“行了行了,该吃粽子了。”瓷温柔的笑道,“端午安康。”

他抬眼向窗外看去,屋内热闹非凡,而那里烟花绽放,他也仿佛看到了两个人的身影。

“达瓦里氏?”

“小同志!”

“老师,南哥,端午安康啊。”




咳咳,我并不知道具体各个地方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只是参考了我身边的几个来自那几个地方的朋友的例子而已。

如有不对,请立刻告诉我,我看到了之后马上改!